• 等 级:2
  • 访 问:2895
  • 积 分:1015
  • 关注人气:0
博文
外文名字的翻译策略 [编辑] [删除]
2016-12-12 09:30:38 | 分类: 人文趣事

美国大选早已落下帷幕,共和党总统候选人Donald Trump在最终局以黑马之姿逆袭,成为新一任美国总统。网络上段子频出,就在网友们调侃Trump(川普)胜出是“四川人民赢了”的时候,央视新闻和人民日报等官方主流媒体的报导却称呼他为特朗普总统。这些报道的出现正式宣告了Trump的官方译名是特朗普,而非网上盛行的“川普”。虽然有许多媒体网站和网民都习惯用川普称呼美国新任总统Donald Trump,但在外交辞令及重要的新闻报道中,特朗普才是正确的译名。


2e7b0b66ce84164e1f82a01737c4e7ed.jpg



外文名字翻译最常见的策略是音译,从发音来看,“川普”与Trump的发音更为相似,但这次却败给了“特朗普”,主要有如下两个原因:

1.历史原因

建国之初,全国的外文译名很不统一,周恩来总理作出指示:译名要统一,要归口于新华社。在此指示下,新华社、外交部、军委机关、教育部、中联部等10多个单位举行会议,就译名统一的问题展开讨论,最后商定出“名从主人、约定俗成”的原则。

在1956年7月24日,新华社译名室成立(前身是新华社译名组)。随后,由译名室的工作人员主持编写了《英语姓名译名手册》及《世界人名翻译大辞典》。在这两本书中,Trump都被译作“特朗普”。沿用至今已经50多年,结合上文提到的“约定俗成”的原则,特朗普的译名就此敲定,不再做改动。

2.特朗普的译名已经得到官方认可

除此之外,更重要的是特朗普的中文译名已经被我国官方认可使用。除了新华社、中央电视台和人民日报等媒体,西方主流媒体的中文报道也全部使用特朗普。而且今年3月,国务院新闻办给各省、自治区、直辖市政府新闻办公室、中央网信办、中央各主要新闻单位发函,要求重要外文译名都要以新华社译名为准,再次强调了译名的统一性问题。

当然,针对川普vs特朗普的译名问题,翻译界的学者也存在争论,认为不合适的译名就要做出改正,不能“一直错下去”。从学术严谨的角度出发,这种想法固然是对的,但是要“因时制宜”。如果Trump只是文学作品中出现的名字,那么精益求精,根据最新的翻译准则做修改当然无可厚非。例如,著名的Alice in Wonderland曾有过许多译本,1922年由语言学大师赵云任翻译的版本中Alice被译作阿丽思,并不是现在常见的爱丽丝。据说书名是由胡适先生最终确定的,但随着时代的发展,逐渐被更符合现代语言特色的爱丽丝取代。这样的修改并不会引起读者的混乱,而是时代选择的结果。但涉及到一些长期使用的世界政要的译名就要多方考虑,谨慎修改,这种情况下,最合适的还是遵从“约定俗成”这一翻译原则。针对大家已经熟知并认可的译名不会轻易做改动,此时,译名的学术性让位于统一性。

新华社在翻译人名时采用的原则是“音似为主,形似为辅”和“同名同译”,而针对在我国已经有通用惯译的姓名和本人有自选汉字姓名的人,以及《圣经》、希腊神话、罗马神话传说中的人物,按“约定俗成”和“名从主人”的原则,就作为特殊的词条沿用下去。



这些年约定俗成的英文译名:

1.最近这出美国大选让大家看得津津有味,除了特朗普,我们当然不能忽略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·克林顿。按照改版后的《英语译名手册》规定,在翻译Hillary这类男女通用的名字时应该从选字上作出区分,男名为希拉里,女名为希拉丽。例如Chris译作男名为克里斯,女名则是克丽丝。但是因为Hillary Clinton在此前早已被译作希拉里·克林顿,作为国内外知名的政治人物,不再另作修改。


6aa65f91-8e3d-4847-8679-17fdcc9ba7fe.jpg



2. 白求恩本名是Norman Bethune,Bethune按照发音[b?'θju:n]应该译为贝休恩(即现在常用的译本),但提及这位加拿大的国际主义战士,我们还是遵循原有的翻译,将其称为“白求恩”,避免造成读者的认知混乱。


1_94c5d53a5fe543fd9b87143fa9ee7fba.jpg



3. 将《水浒传》翻译成英文的美国著名女作家赛珍珠的译名也很有意思,最初从老师嘴里知道这个名字时,一群同学面面相觑,好几脸茫然,赛珍珠?!我只知道赛金花……赛珍珠本名Pearl Buck,曾获得诺贝尔文学奖。虽然是外国人,却在4个月大时就跟随传教士父母来到了中国,并在此生活了将近40年,而且是先学习了汉语才学习英语。这么一说,是不是觉得她的名字这样翻译十分地道贴切。Buck [b?k]多被译为巴克,也作布克。


3bc6f750ddb6a46c1138c26a.jpg



4. 无独有偶,将莫言的作品译成英文,并助推其登上诺贝尔文学奖奖台的翻译家Howard Goldblatt译名也很有中国味儿。他的译名葛浩文与本名并没有什么直接关联,按照音译的方式,Howard Goldblatt应该被译为霍华德·戈德布莱特。但事实上他却使用了老师为自己起的名字,并且在台湾客居期间,与人交往时经常被称为“浩文兄”,而非Mr. Goldblatt。作为知名的翻译家,他的译名已经不适合另做修改。顺便说一句,他的中文老师名叫柳无忌。


Img360785805.jpg



5. 说起Abel,大家首先想到的可能是《圣经》中亚当与夏娃的次子亚伯,后被其兄该隐杀害。按照规则,Abel[eb?l]应该被译为埃布尔,这也是如今最常见的译本,也作阿贝尔。但亚伯作为《圣经》中出现的人物,已经为众人所熟知,不能轻易对他的译名做出改动,所以在谈及他时仍然译作亚伯。


12054d2c49fg214.jpg



6.同样的,希腊神话中宙斯妻子Hera的名字也是约定俗成的翻译,它的发音是['h?r?],更接近希拉,而非赫拉['hi?r?]。但因为赫拉的译名已经使用许久,各个版本的希腊神话都采用了这个翻译,因此不再另作改动。而且这两个译名的发音原本就十分接近,从学术性上也可以讲通,不需要过于较真。


mp60733526_1456485650216_9.jpeg



7. 英国著名作家Charles Dickens通常被译作查尔斯·狄更斯。事实上,Dickens更常被译作迪肯斯,但涉及到Charles Dickens时,则沿用原有的译名狄更斯,不至于造成读者的混淆。


20120722182334_uuyyM.jpeg



8. 奥地利物理学家、量子力学的奠基人之一Erwin Schr?dinger中译名为埃尔温·薛定谔,曾让一堆人误认为他是中国人。事实上他出生于奥地利埃德伯格,是如假包换的奥地利人,姓氏Schr?dinger也并非英文,而是德语拼写。根据发音规则,它的常见译名是施罗丁格,但提及Erwin Schr?dinger时依然称之为埃尔温·薛定谔。


46083959_5.jpg


这种译名并非个例,民国时期的外国译名多采用这种翻译风格,如上文中提到的白求恩,以及丘吉尔(Churchill)、张伯伦(Chamberlain)、戴高乐(Charles de Gaulle)、王尔德(Wilde)、马克思(Marx)、高尔基(Gorky)、福楼拜(Flaubert)、赫胥黎(Huxley)、莫泊桑(Guy de Maupassant),更有复姓译名司徒雷登(John Leighton Stuart)。英大年少时曾有一段时间怨念自己的姓氏不是复姓,念起来不够高大上,写到这里又被勾起了伤心事,一个外国友人的名字都可以被译成司徒……其实,Stuart就是因《暮光之城》火爆全球的女主斯图尔特的姓氏。


9. 杨必先生翻译的《名利场》极受推崇,书中的Becky Sharp被译作蓓基·夏泼。“泼”这个选字十分符合书中人物狡猾奸诈、邪恶自私、虚伪放荡的个性,但在之后的译本中,Sharp逐渐统一成更常见的夏普,并没有引起很多读者争议。可见,在文学作品的翻译中,译名的修改不需要强硬地遵循约定俗成的原则。



看了这些例子,有没有了解英译名的规则呢?总结起来就是:

1)音译为主;

2)提及已有固定中译名或汉名的国外知名人士,包括政治家、科学家和文学家等,必须遵循原有译名,不做音译处理。


那么问题来了,你知道项美丽、戴乃迭和邝丽莎都是哪国人吗?


分享到  
阅读(1079)| 评论(0)| 收藏(0)| 转载(0)| 打印
 评论
 发评论

验证码:
  点击图片换图  匿名评论
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个人观点,请勿理解为数苑网的观点或立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