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等 级:3
  • 访 问:3498
  • 积 分:1192
  • 关注人气:11
博文
【文人逸事】东坡先生:吃货的最高境界 [编辑] [删除]
2016-07-11 16:53:19 | 分类: 默认分类

(胖胖的东坡先生 | 图自豆瓣)

  所谓:“放开肚皮吃饭,立定脚跟做人。”听罢这两句,脑海里冒出来的第一个人是自己,第二个人便是北宋苏轼。

  东坡先生一世坎坷,几经起落。曾一度入狱,几近丧命,多次被贬,数被流放。可他却始终保持着“一蓑烟雨任平生”的潇洒态度,乐观处之。不论处于何种境况,总能照料好自己,积极发掘身边食材,踏踏实实吃饭,达到了一个吃货的最高境界。

  在《自题金山画像》一诗中,他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自题身世:“心似已灰之木,身如不系之舟。闻汝平生功业,黄州惠州儋州。” 从天子脚下被贬至黄州,他写词赠张偓佺:“一点浩然气,千里快哉风。” 旷达豪迈,为后世所称赞。

三百颗,你行你上 | 出处见落款)

  而后其又被贬谪至广东惠州,传说中的蛮夷之地,按理说是很值得愁苦的,可他倒好,莫名其妙地爱上了岭南佳果荔枝,留下了那篇著名的一听就要上火的诗:“日啖荔枝三百颗,不辞长作岭南人。”除了吃,他还特别能睡,也是心挺大的。有《纵笔》一诗为证:“白头萧散满霜风,小阁藤床寄病容。报道先生春睡美,道人轻打五更钟。” 简单翻译下,写的大致是——白发老头,也就是我,在春风吹拂的午后,静静地躺在藤椅上酣睡养病,耳边还能听着房后寺院和尚的敲钟声,舒坦!

  不作诗就不会死。其政敌宰相章惇听闻此诗后,大为恼怒,旋即上奏哲宗,说东坡作诗疑似讽刺朝政,请求再贬海南。没错,哲宗就是那么傲娇,立即再发贬谪令,将花甲之年的东坡先生贬至海南儋州。

  你猜怎么着?先生在海南过得竟然也有点得意。史载:东坡在海南,食蠔而美,贻书叔党(嗯,这个苏叔党,是他的第三个儿子)曰:“无令中朝士大夫知,恐争谋南徙,以分此味。” 我为大家翻译得口语化些——儿砸!爹发现海南的牡蛎太好吃呐!你千万不要告诉那些傻逼大夫啊!我怕他们跑来跟爹抢,爹就没得吃呐!

(牡蛎:excuse me?? | 图自度娘)

  贪吃,总归算不得什么高雅之事。古人云:“肉食者鄙,未能远谋。”亦有云:“宁可食无肉,不可居无竹。”笔下往往忌讳酒肉,怕被嘲俗气。咱东坡先生可完全不管(迷の微笑),超乐观,超爱吃,超坦诚。

  来读读看东坡先生笔下的“吃”吧:

(传说中的东坡肉 | 图自下厨房app)

猪肉赋

黄州好猪肉,价贱如泥土。

富者不肯吃,贫者不解煮。

    净洗铛,少着水,柴头罨烟焰不起。

    待他自熟莫催他,火候足时他自美。

    早晨起来打两碗,饱得自家君莫管。

  这篇神级浅白,大概就是,我的妈呀黄州的猪肉超级便宜啊!我要每天早上起来吃两大碗啊啊啊啊!(大文豪,拜托您有点出息好不好……)

(心疼鸭子们 | 出处见落款)

惠崇春江晚景·其一

竹外桃花三两枝,

春江水暖鸭先知。

蒌蒿满地芦芽短,

正是河豚欲上时。

  ~~春天到啦!鸭子可以吃!笋可以吃!河豚也可以吃!开心!

(哈哈哈哈这什么鬼 | 图自@夏河)

浣溪沙·麻叶层层苘叶光

麻叶层层苘叶光,

谁家煮茧一村香?

隔篱娇语络丝娘。

垂白杖藜抬醉眼,

捋青捣麨软饥肠,

问言豆叶几时黄?

  这首词带有鲜明的乡土色彩,扑面而来与民同乐的泥土芬芳。东坡先生身体力行地表演了什么叫做垂死病中惊坐起,豆子是不是熟了。

(没吃过,概是这个东东? | 图自大众点评app)

寄子由

  惠州市井寥落,然犹日杀一羊,不敢与仕者争买,时嘱屠者买其脊骨耳。骨间亦有徽肉,熟煮热漉出,不乘热出,则抱水不干。渍酒中,点薄盐炙微燋食之。终日抉剔,得铢两于肯綮之间,意甚喜之,如食蟹螫,率数日辄一食,甚觉有补。子由三年食堂庖,所食刍豢,没齿不得骨,岂复知此味乎?戏书此纸遗之,虽戏语,实可施用也。然此说行,则众狗不悦矣。

  这一封书信也是绝了。东坡先生时年59岁,被贬惠州,处于仕途低潮时,但他发现惠州其实是个很美好的地方顺道发明了烤羊脊骨。于是他得意洋洋地写信给弟弟苏辙:嘿嘿!羊脊骨超好吃啊喂啊哈哈哈!抠骨头肉、吸骨头髓,不亦乐乎!嗯,我吃得那么嗨,我家的狗狗们却好像N脸不爽啊……(我都没脸往下翻译了……)

(本文载自微信公众号“MSMATTOID”)

分享到  
阅读(2172)| 评论(0)| 收藏(0)| 转载(0)| 打印
 评论
 发评论

验证码:
  点击图片换图  匿名评论
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个人观点,请勿理解为数苑网的观点或立场。